志鉴研究

昌平区“拆迁村”编纂村志问题研究

2018-03-15 18:23:09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村落作为最基层的行政区划和人民共同生活的基本区域,久已形成。昌平有村落记载始于元代,经过数百年的岁月,新的村落产生,旧的村落衰落,小的村落合并,大的村落拆分,还有许多村落随着行政区划的调整,从昌平析出或者划归昌平管辖,村落数量不断发生变化。随着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推进,如整建制规划调整、工业小区占地、房地产开发、公用设施修建等增多,越来越多的村落面临拆迁、改造,拆迁使大批农民上楼,许多村落逐步消失,传统村落逐步被高楼大厦取代,农村的传统文明逐步被现代文明所替代。如何记录历史,留住乡愁,传承文明,为村民留下一份宝贵的精神遗产,已经成为广大村民的共同愿望。

地方志作为综合记述一地自然环境和人文历史全面情况的资料性著述,在储存信息、传承文化、服务当代、垂鉴后世等方面具有独特作用。村志记述一村的历史与现状,能反映出乡村土地上和众多村民中产生、蕴含和保存着的珍贵的文化基因。充分地利用地方志书体裁的独特优势,传承和抢救乡土历史文化,力求全面、客观、完整、准确地记述村庄自然和社会的发展变化过程,更好地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昌平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

一、昌平区村志编纂基本情况

村志是全面记录本村的历史发展和社会风貌的史料,是省、市、县三级志书的延伸和补充。村志较为全面、较系统地记述各村的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风土人情等,为抢救和保存村珍贵的历史资料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原来对于村级修志没有强制性要求,一般都是由经济条件较好的村自发编纂村志。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和2016年《北京市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6-2020年)》中都提到的“鼓励编纂规划外志书。启动乡镇(街道)志、村(社区)志组织编纂工作,做好名镇志、名村志组织编纂工作,鼓励引导社会机构和个人组织编纂行业志、企业志、学校志、山水志等各类规划外志书,并依法进行管理、规范、指导和服务”的要求,指导编修镇村志是区史志办愈发重要的工作职责。

昌平区村志的编纂工作是在一轮修志结束后,二轮修志启动前逐步兴起的。2008年,百善镇上东廓村编纂出版的《上东廓村志》,是昌平区第一部村志,之后,陆续又有村志印刷出版,截至2016年底,昌平区出版的村志共计12部,分别是《上东廓村志》《郑各庄村志》《东沙屯村志》《平西府村志》《歇甲庄村志》《东二旗村志》《平坊村志》《白庙村志》《海鶄落村志》《岭上村志》《北七家庄村志》《南七家庄村志》。

村志的编修极大的丰富了昌平地情资料库,是保存和传播昌平地方文化的重要载体,志书用朴素的文字记述了当地存在千百年来的文化传承。总结昌平区已经出版的村志,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从内容上看,出版的村志普遍涵盖了自然地理、经济发展、人民生活、组织机构等诸多方面,比较全面翔实的记述了村的历史和现状,基本能反映社会变迁和时代变革,具有较强的存史价值。从体例上看,村志包含了述、记、图、表、志等大部分志书体裁。从行文上看,采用了语体文进行记述,文风比较朴实。

第二,村志的编修工作不属于第二轮修志的规划内志书,其编纂工作完全是各村自愿自发的。自己组织编纂力量,自筹资金,说明这些村在做好经济发展工作的同时,还非常重视文化建设,有较强的文化自觉性。

第三,部分修志的村地处城乡结合部,受经济发展、经济建设、外来人口迁入等影响,居民的生活方式发生较大变化,传统村落的特征已经不复存在,而村志正好记录了这一变化,存史价值尤为突出。

昌平村志的编修经历了从无到有,因为一些基层干部修志意识增强,使得村志编纂工作得到有效开展,但是由于一些主客观原因,导致村志编纂仍然存在一些共性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依法修志的意识比较薄弱。从2006年《地方志工作条例》颁布以来,地方志工作进入依法修志的崭新阶段。但在村志的编纂过程中,参与编纂的组织和撰稿人员不能按照依法修志的规程来操作,有时是村志出版了,给史志部门送来已经出版好的志书,没有严格履行地方志审查验收和备案手续,依法修志的意识有待加强。

二是拆迁紧迫村的村志编纂工作未能引起足够重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推进,很多村落可能要被现代化的居住区所取代,甚至连村落的名字都将被其他新潮的社区名称所替代。对于这类村落,如果不以村志的形式把它们的历史和变化记录下来,那么几百年来的文化传承也将随着农民上楼的步伐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逐渐被人们淡忘,乃至消亡。具有修志意识的仍占少数,现已经出版的村志的村主要集中在百善站与北七家镇,在沙河镇、东小口镇、回龙观镇等城市化进程速度快的地区还没有村志。

三是志书质量有待进一步提升。从业务角度看,修村志者对“横分门类,纵述史实”以及“述而不论,寓观点于记述当中”的志书体例要求或不甚了解,或掌握得不够好,在编纂过程中,没做到体例的科学、严谨和规范。此外还体现在部分村志存在篇目设计上整齐划一,没有突出自身特点和亮点,“千志一面”;个别村志没有很好地遵循“纵不断线”和生不立传的编纂原则;有的村志成书过程急于求成,部分内容偏单薄和粗浅,导致志书总体质量下降,影响志书功能的发挥。按照《地方志书质量规定》,已出版的村志在体例严谨、内容全面、特色鲜明、记述准确、资料详实、表达通顺等方面都有较大的改进空间。

四是修村志人才匮乏。村志虽是由村委会组织编纂的,但在编纂形式上,大多采用聘请退休老同志作为主笔,或者委托给文化公司代为编纂。这种“外聘”或“外包”的方式,反映了村虽然具有修志积极性和主动性,但在修志业务上却力不从心,缺乏修志专业人才。

二、编修“拆迁村”村志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村落是昌平地域历史记忆和文化特色的重要载体,是不可再生的历史文化资源。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深入,遗存旧址、浓郁深厚的村史民情必将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变更乃至消失。据《昌平县志》记载,1995年昌平县共有行政村落317个(含1个计划单列村),到了2016年底,昌平区共有行政村299个(含1个计划单列村),20年的时间里,18个行政村已经“消失”了。对于这些“消失”或者即将“消失”的村落(以下统称为“拆迁村”),如何将他们的历史和现状进行抢救性的挖掘保护,如何通过编纂村志的形式为已拆迁的村留下记忆,做好文化传承;为未拆迁村提供经验,提前做好保护和记录工作。传承历史文化,给村民“留下记忆和乡愁”,启动“拆迁村”修志工作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18个已经“消失”的村落包括回龙观镇黄土北店村、回龙观镇黄土南店村、回龙观镇黄土东村、回龙观镇二拨子村、回龙观镇回龙观村、桃洼乡大石坡村、霍营乡上坡村、霍营乡梁庄村、昌平镇凉水河村、昌平镇山陕村、昌平镇化庄村、昌平镇介山村、城区镇八街村、城区镇南关村、城区镇东关村、城区镇松园村、东小口镇半截塔村、东小口镇贺家村,这些主要是由于村落整建制规划调整,导致村落原貌已不复存在,但转制为社区后,原来村的组织机构、村民结构等得以保存延续,不是简单的消亡状态,大部分基本档案资料得以保存,原始资料为编修志书提供了前提保证。有的村有较强的文化自觉,比如回龙观镇黄土北店村已经建立起村史馆,将该村拆迁转制前后的照片、农村劳作和生活的实物等第一手资料保存下来,这对于“拆迁村”编纂工作的开展提供了可行性。在实际操作中,可选择几个条件较为成熟的村作为试点率先编纂村志,在村志编纂工作中起到示范带头作用。

三、如何做好“拆迁村”村志编修工作

编纂“拆迁村”村志既要借鉴以往村志编纂的经验,又要规避以往村志编纂中出现的问题。针对村志编修中存在的问题,立足于昌平的实际情况,积极推进“拆迁村”村志编修工作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展开:

一是调查摸底,做到底数清,情况明。按照“拆迁村”的拆迁改造程度分类,可分为已拆迁、拆迁中、待拆迁三类,按照事情的紧急程度,先启动已“拆迁村”修志工作,总结经验并适时启动、指导未拆迁村修志。

二是制定方案,启动修志。结合昌平实际,制定切实可行的修志实施方案,将村落形成及村名由来、文化、经济、教育、乡土民情、文物古迹、古今人物等内容分类记述,每个村自成一册,由区史志办统一安排村志的名称、体例、版式等,形成系列丛书。适时启动“拆迁村”修志,暂时无修志能力的村可先按要求收集材料,编写资料汇编。

三是组织培训,加强指导。分批次分类型进行培训。在村志编纂过程中,加强业务指导,充分发挥集体智慧,将所有可能参与的力量充分发动起来,收集保存第一手资料等,力争编纂出精品佳志,体现存史、资政、育人的功能。

以上是编纂“拆迁村”村志的初步设想,但在实施中还应注意具体问题,从而保证村志的质量。

一是关于总体规划和篇目。总体规划是村志编写的蓝图,实施的依据。一部好的村志,必须有一个科学而得体的总体规划。对此,历代方志学家和方志工作者,都十分重视。他们实践的体会是,纂志之道,重在篇目结构.实践告诉我们,凡是好的总体规划,都不是一次完成的,而要经过多次推敲和修定,直到出版付印。目前,村志篇目设目,大致有两种倾向,一种是全部照搬区县志框架模式;另一种是随意性过大,无条理,无章法,欠科学性。要搞好总体规划应做到熟习地情、找准特点、掌握重点、科学编排四个方面。熟习地情就是指对记述地域范围内发生的事物,能了如指掌;找准特点就是对这块土地上的特点了解得准、深、透;掌握重点就是对村志应记什么,不应记什么,哪些要详,哪些要略都是心中有数;科学编排就是指编排符合当代科学体系,条理化,系统化。在拟定篇目中,既要遵循传统的结构篇目的应用,又要大胆创新。严禁照搬和套用,以及随意设目之不良倾向。

二是关于资料收集、核实、选用。资料是村志编纂的基础,这是方志的性质所决定的。从这个观点看,资料是否丰富翔实,是村志成功和失败的根本所在。村志由于所处位置、范围和作用之原因,资料较区县志、镇志要求更加细徽,并具有典型性,以便反映社会最小细胞的历史与现状,这也正是村志价值可贵之处。因此,编纂者务必花大气力挖掘资料。在具体实施中,必须抓住四个环节。一要集中力量,集中时间,在有限的空间(地域空间、时限空间)内广征博采。采集范围有文字资料、实物资料、音像资料、口碑资料。要特别注重实地查访,弄清事物之缘由以及发展变化的具体情况。二要反复对比,多方研究找准特点,深化特色,强化典型资料和对比性资料,做到资料既有广度,又有深度。三要严格把好史实关,重在鉴别、核实,清除水份,去伪存真,做到言之有据。四要选准用好资料,选准就是要选择那些能说明事物本质,反映事物发展规律的资料入志;用得好就是要把资料用得合理、恰当,尽力把第一手资料和典型资料、对比性资料选入,以便强化志书的立体感,做到有点有面,点面结合,突出特点。

三是关于志书的语言。受志书功能与作用的制约,长期以来,志书形成了一种特殊的表述方法,故有“志言”之称。“志言”不像工作总结、论文、新闻、教科书、文艺作品等用语灵活多彩,而是以语体文为主,要求语言准确,朴实无华。但在新志书中,时有离开志言记述之现象,致使志书语言不纯,浮肿现象严重。其主要原因是空话、套话甚多,拖泥带水泛滋成灾,其例之多,不胜枚举。根治之法,要敢于忍痛割爱,侧繁侧重,节句省字,方可言简意赅,使所编村志书基本达到精准之要求。但也要充分考虑到“拆迁村”村志的实际情况,应允许部分描述性语言的存在,一方面是为了留住更多村情,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村民的接受程度,因为村志出版后,更多的受众是本村的村民。

四是关于主编把关定音。一部村志,虽不像区县志、镇志那样浩繁,但也不是千字、万字之文章,一般来说,少者有十来万字,多者有二三十万字,或者更多一点。由于方志的特殊性所致,往往出于众人之手,行文、用语必有差异。成书之前,主编务必根据凡例要求,完备体例,核实内容,增侧补充,优化文字,进行全方位把关定舵。使众家之笔,成一家之言。从这个意义上讲,主编具有“千锤打锣,一锤定音”之作用。为达到全面把关之目的,必须提高全面质量意识,不可草率了事,马糊过关。一是强化志书的思想性,查是否有与指导思想、中央有关精神相违背的;查贯彻为谁修志,为人民群众树碑立传是否充分体现;查有无泄密之现象等。二是强化志书的科学性,查总体结构是否科学、合理、系统;查各编、章、节、目之间是否逻辑、规范;查内容是否有交叉、重复。查选用资料是否准确、真实可信;查使用资料是否口径统一,有无相互矛盾;查特色是否表现充分透彻等。三是强化志书的规范化,查行文是否符合有关规定要求;查行文中资料是否注明出处(必要的注);查图表是否精美,编排是否得当;查是否有章节同题,节目同题等。

总之,村庄承载着重要的传统文化信息,是乡土文化和民俗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积极探索并推动“拆迁村”村志编修工作,并以此为契机,开创基层修志工作的新局面,为全面实施昌平区第五次党代会提出的建设“文化魅力之城”的规划,为北京建设“全国文化中心”做出应有的贡献。

Copyright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