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鉴研究

试论昌平关城文化

2018-03-15 18:24:43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昌平关城文化此前少有人论及。昌平区位于京城西北,燕山支脉在这里称军都山,气势壮观。山前平原,多条河流,燕云十六州之地,一片大好河山,引来争夺者,刀兵相见。辽代为南京,这里多有战事。金代定都京城后,更是朝代更迭的必争之地。明代,这里与北方游牧民族展开了长期的战斗。朱棣定都北京,陵寝选在了天寿山,这里又多了一层防卫任务,成为军事重镇。古人称昌平为“京师之枕”,位置作用,具体形象,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这片沃土上,古人居住生活,建造了许多城堡,守卫一方。时代不同,目的不一,大体可分为三类:

一是古城。这些城堡建在平原上,自然条件优越,多临水畔,又可作为护城河,保卫城堡。秦汉时期的古城有昌平故城和军都故城。光绪《昌平州志》记载,“昌平故城,在今昌平州东南,汉置县”,地址“在沙河店迤东,上下东廓村之西”,因有临着沙河,环境良好。军都故城也是“汉置县”,“在昌平州西十七里”,城东有辛店河,城西有亭子庄流过的河,两河在东南交汇,护住城堡。

随着历史进程的变化,不断有城堡建造。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后魏,设置了万年县,于是建造城堡,“万年故城,在昌平州西南”。因为这次行政区划的变革,而建造了军都新城,“今州东四十里有军都村”。军都村也称新城村,县治迁到这里,现在称为西新城村和东新城村。白浮图城名字消失,现今称为旧县,“在州城西八里”。这里还曾有过宣中卫故城,城址在永安城“由州城内学宫南至校场”一带,即现今的城区。

有的城堡历史上出现过,只能知道古时位置,很早就被废弃,在历史上消失,比如,孤竹城“在昌平州界”,最初“寄治昌平清水店”。古疑城“在昌平州东南三十五里,南小口之西”,如今已无遗迹。有的只知方向,连具体位置也不明确,比如,沮阳故城“在昌平州东南四十里,建置未祥”。广武废县“在昌平州西,北齐废”。大口故城“在州城东南五十里”。

以上城堡多为县治所在。与这些城堡不同的是秦城,古时写作芹城,在“隋图经”上出现,“昌平县有芹城,在昌平州东三十里”,不知建城最初的用意,现今城堡已无,只存一座古桥,成为古城的证明。还有虎峪城,建造得很古老,北倚大虎山,与南口接近,为关口要塞。此地在幽燕十六州时便是兵家必争之地。虎峪城很早就废弃,而古人在此建起城池,自有其军事意义,对后人有着启示。这些是昌平古时曾经出现过的城堡。

二是卫关。为防北方民族的进攻,明代在这里修建了长城,在许多关口建立起了城堡。这些城堡大致有两个特点:其一,跨山而建。因为建的时间较早,最初的城堡还有着城墙的作用。最先建的是以居庸关为中心的一组城堡。朱元璋刚一建立王朝,“洪武元年,大将军徐达建”起居庸关城。城垣横跨两山,东达翠屏山脊,西至金柜山巅,有南北二门,“周一十三里,高四丈二尺”,如此大的规模,在当时罕见。经历了几代皇帝,完善了城垣的各种设施。城跨水而建,有水门,使居庸关一带的防御如铁桶一般。关城极具作战特点。南北瓮城及城楼、敌楼等配套设施齐备。有了居庸关这座雄伟的关城还不放心,朱棣刚刚做了皇帝,又加强关口的把守,在永乐二年(1404),分别在居庸关南北两边建起城堡,南口城和上关城。居庸关向北,行8里路是上关城。城也是跨山而建,开南北二门,建有水门。志书上称这里为上关门,似一道大门,挡在北面。南口城也是横跨东西两山,在居庸关南十五里。城堡周围二百丈五尺。南北城门城楼二座,敌楼一座,偏左为东西水门,各一空。从明代地图上看,居庸关居中,南北两口各建关城,南口城称南门口,如同南大门,封堵住关沟南口,与上关门一起,形成居庸关城的防卫体系。

其二,建有两城。另一组城堡建在西北部,也是跨山而建,因具体原因,先后建两座城堡。白羊沟上游是白羊口,自元代就是重要关口。明代建起城堡,景泰元年(1450)建。白羊城面积巨大,“城跨南北两山,高二丈五尺,周七百六十一丈余,有东西二门。”而在白羊口城南1里多路的五峰山下,旧有小城,称为白羊新城,后来成为庆僖亲王的陵寝。再向西北是长峪城,城高一丈八尺,周三百五十余丈,设南北二门,明正德十五年(1520)建。城南不远处有小城,称长峪新城。最初村民住在旧城,后来村内发水,特大山洪冲毁房屋,也冲坏了城墙。于是,朝廷决定,又在村西南一块高地上建起一座城堡。镇边城也有两座,旧城在明正德年间建造。几十年过后,明隆庆年间,又在旧城西北2里再建镇边新城。原因也是这一带多有山洪爆发,这种沟中建筑容易冲毁。现今看到的遗址是镇边新城。城墙原高近两丈,城开东南北3个城门,在这一带规格最高。南北城门还建有瓮城。现在残存的是东城门。横岭城也是依山势而建,与山谷相联,城墙一直建到山上,处于南北当两山之冲,长五百余丈。城堡虽只是一座,却有着特殊,分先后两次建成,明弘治十八年(1505)建北城垣,南面城垣正德八年(1513)建,之间相隔八九年,也与建新城类似。查看地图,横岭城与邻近的长峪城、镇边城形成三角,而横岭城堡正处在三角形的最北端,当时正是边关的最前沿。《长安客话》写道:“横岭城与长峪城相偪近,然横岭尤孤悬外界。”《畿辅通志》说,此地“当居庸之西北,亦要路”。防御敌人是国家头等大事,所以早于北面长城,修建了横岭城,以及这一带的城堡,兼有防御和阻挡作用。

三是护陵。永安城是因陵而建。永乐五年(1407)七月,皇后徐氏去世。明代陵址选定在天寿山。从此,明代帝王便安葬于此,成为后来明朝历代派兵守卫的重点。明朝正统年间,此地已有了长陵、献陵、景陵三个守护山陵的卫所,驻扎在北面东西中三个山口及东西二营,负责保卫山陵。景泰元年(1450),此地筑起城池。城为正方形,“周一千四百九十二丈九尺八寸,高二丈一尺”。永安城落成,三个护陵卫所搬进城内。随着陵地增多,陵卫也不断增加。万历元年(1573)又建起一座新城池,利用旧南城墙为北墙,建起东、西、南三面,周长共“八十四丈五尺”。崇祯九年(1636),拆去旧城南面砖石,两城开通,合二为一,成为长方形。城里驻有高官和士兵。永安城建城之前,此地曾有宣中卫故城的遗址。另外,昌平县曾在五代时期的后唐,曾改名为燕平县,县治搬到了朝凤庵,那里距城区仅四五里路。不同时期,人们认为这里地理位置好,后来又成为县治州城所在。

巩华城处于京城之北,沙河之畔,“初名沙河店,亦曰沙河屯”。明朝朱棣做了皇帝,5次亲征漠北,出京一天行程,正为住宿之地。此地又为上陵休息之处。这里盖起了皇帝住所,那时称沙河店行宫。到了嘉靖年间,明世宗皇帝上陵,途经沙河,驻跸此地,看到朱棣皇帝行宫遗址,便有了想法。时任礼部尚书的严嵩当然看出皇帝的心思,找出了恰当理由。沙河在上陵路上,南北路途适中,祖宗曾建有行宫,遗址应该修复。更主要的是“南护神京,北卫陵寝,东可以蔽密云之冲,西可以扼居庸之险”,成为京城北面的一座重镇。当时防范北方的入侵是件大事,理由最为恰当。于是开工兴建,历时近4年,于嘉靖十九年(1540年)建成。城为正方,“南北径二里,东西径二里”,周长“通一千一百五十五丈八尺”,内夯黄土,外包青砖。皇帝行宫居中建在城中。南北二门出入皇帝銮舆。巩华城建得既有皇帝行宫的豪华,又有军事防御的威武,成为功能兼备的城池。

二,这些古城堡不仅是黄土砖墙,战争防御,其中文化内容极为丰富。

一是石雕艺术。居庸关内的云台石雕艺术举世闻名。云台由巨石构成,布满图案,所有造像雕刻技艺高超,造型生动形象,极为逼真,可以说是一座大型石雕艺术精品展示,代表了元明时期的最高成就,勘称一绝。台顶四周有石栏杆、望柱、栏板、滴水螭首等,设施完善,保持着元代的艺术风格。台上当年建起三座白色喇嘛塔,称为过街塔,这是云台最初的名称。券门内两壁雕有四大天王及众多佛像,石刻艺术精湛。券门两壁四大天王的空间处,还能看到梵、藏、八思巴、畏兀儿、西夏、汉六种镌刻的文字。六种文字多数还在使用,极为珍贵的是西夏文和八思巴文。这两种文字流传时间很短,随后便废弃不用。现存下来的石刻文字,对研究西夏、蒙古历史是不可多得的珍贵实物资料。上关城也有摩崖石像。巨大山石上,雕刻出三尊佛像,皆跏趺,下有莲花宝座。居中石佛右手扣住左手,放于胸前。左侧佛像,左手心朝上,右手于胸前捏着一颗珠子;右侧佛像,十指于腹前合成圆状。造型古朴,雕刻技法简练。石壁不同位置,凿有若干方形石卯,佛像的上方凿有平直的凹槽。顶部还凿有“人”字形凹槽。石卯和凹槽有深度,能牢牢插入方木,不至于脱落。所以紧贴着花岗岩石壁,曾建造有殿宇。摩崖石像长年风吹日晒,虽有少许风化,线条仍清晰明朗。沿关沟向北,还能看到弹琴峡石崖上雕刻的杨五郎石像,以及水关长城崖壁上的杨六郎石像。

二是关沟文化。居庸关之南,重峦叠障,吞奇吐秀,苍翠可爱,那就是燕京八景之一的“居庸叠翠”。茂密的古树曾遭战争等因素破坏。现在虽是次生林,依然觉出秀美壮丽。上关城路边西侧,正在城墙下,有一块长条形巨石,其形状酷似长颈乌龟,故名乌龟石。向南有四桥子村。村对面的河滩上,有块平卧巨石,高3米,长10余米,形似枕头,称为仙人枕。旁边还刻有文字。当地人又说,是穆桂英当年在上面搭帐篷用的。穆桂英大破辽兵,曾在巨石上派兵点将,所以又有俗名,称为帐篷台或点将台。向北有弹琴峡,当年从石缝里流出的水,叮咚作响,有如弹琴。40里关沟,充满美妙与神奇,名胜古迹繁多,还有二龙戏珠、栓马柱、青龙潭、状元桥等,号称有72景。若把这些景致连成片,与城堡一起,便形成完整的关沟文化。

三是碑碣石刻。城区内中心的鼓楼,曾是城堡的标致。明代天顺三年(1459),于城中心建起谯楼。南面门洞上方镶嵌汉白玉匾额,约长6尺,高2.7尺,上书“谯楼”二字。此碑存在昌平公园的石刻园内收藏。东门外,昌平一中旁有一对石狮,这曾是关帝庙的门前之物,威武高大,做工精细,经过多年风化,已很古旧,品像完好,色泽温暖,为花岗岩中的高梁红石料。关帝庙前殿墙上还存有两块卧碑,一块为“庙后凿井碑记”,另一块已不好辨认,均为珍贵文物,现在镶上玻璃加以保护。殿前还存有石碑,龙首写有“重修碑记”,碑面字迹漶漫不清,约略是写几次修建寺庙的过程,落款有“康熙四十三年”字样。城区城隍庙西侧立有一通石碑,下半已残,修补后立于碑座上,看不到落款,不知立于何年。碑首完整,写着《城隍庙置田栽树记》,碑阴记有田产土地和栽树人姓名。南口清真寺正殿前立有一块残碑,为光绪年间重修清真寺时,由著有《昌平外志》的文人麻兆庆撰文。旧县村内,元大德年间重建时,有碑文《重修狄梁公祠记》元人宋渤撰写碑文,对研究狄梁公祠的变迁有着重要意义,已移进昌平公园的石刻园内收藏。这些碑石是研究昌平区历史文化的实物档案。

四是众多寺庙。每个城堡内都有许多寺庙,其中有着著名的寺庙。城区昌平邮政局大院内是城隍庙,近年做了修复,整修一新,基石还为原物。城隍庙分为前殿、后殿及东西配房,现今只存后殿和部分东侧配殿。城区东侧昌平一中,内里有关帝庙。寺庙还有遗址,仅存的后面两座殿宇。基石还为原物原址。殿的结构保持原样,梁柱涂上了新的彩绘。后面大殿特意保留了几根原来的旧彩绘,顶部大梁上还能看到文字,“康熙三十九年岁次庚辰孟夏重修”,另一边写着督工姓名,很有价值。长峪城内永兴寺,始建于明朝,历史悠久。庙宇格局完整,有山门,有过堂殿,有三间正殿,左右有配殿。寺内有钟楼,悬挂了几百年的铁钟,声音悦耳,能传到周边村子。寺为道庙合一,前殿是十八罗汉殿,后殿是娘娘殿。军都新城有双泉寺。古刹建于辽代,历史上称双泉禅院,因东西两侧各有一口水井而得名,现经上世纪90年代末的修缮,完整如初。寺院座北朝南,南面开三个门,中间为正门,两侧为旁门。山门后是一座方形的殿宇,供奉着弥勒佛,旁边有四大天王,后面是韦驮,面朝正殿。北面正殿为大雄宝殿,三楹,两侧有报恩堂、药王殿。东西各有二配殿,西配殿为财神殿、龙王殿,东配殿为观音殿、集贤堂。寺庙保存着多处古迹。正殿走廊两侧各有人物壁画,西侧墙上较为完整,画着两个人物,身着铠甲,画工精美,证明寺庙曾在以前什么年代维修过。大雄宝殿的台阶、石基古朴,应是旧物。南口城在明清两代曾经兴旺过,城外有清真寺,在南口村中心。清真寺为中国传统建筑形式,四合院布局,座西朝东。寺内古松高大挺拔。清真寺经过维修,存有正殿三楹,带廊,石台基座,四级台阶。北面有三楹配殿,无廊,基座低些。清真寺为南口地区较早的寺院。

五是戏楼社戏。城堡不都有戏楼,有也建在寺旁,或大街开阔处,甚至建在城门外。而长峪城戏楼建在永兴寺内,西配殿便是。寺内戏楼,实属少见,据考证,北京地区只有两座,这是之一。戏楼硬山单檐,三面围墙,台口敞开。更为重要的是,长峪城还保留着社戏。表演的曲目由老一辈口口相传。戏种源于河北梆子,经过数百年的演变,与几种戏曲相揉,近似河北梆子,又搀有山西梆子的腔调,形成长峪城村特有的唱腔,村民称之为山梆子。村里还有演员,不是专业,都是本村村民,装扮行头,样样不缺;生旦净末丑,一应俱全;唱念做打,有板有眼。剧团二三十人,有老年人,也有年轻人。曲目也是老百姓喜闻乐见,耳熟能详,有《辕门斩子》《四郎探母》《下河东》《王宝钏》等20多出,为不可多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六是参天古树。城区鼓楼东大街上还能看到多棵老槐树,粗壮高大,与补种的新树排在一起,列在路中,形成阵势。城隍庙院内里古树森然,有多棵古树。前面两棵一排,后面4棵形成方阵,皆为粗壮的侧柏,这6棵侧柏能知道当年寺庙的前殿和山门的位置。长峪城山门前古槐高大,极为醒目,数百年高龄,依然生机盎然。上关城南不远,有四桥子村。村里有棵白果树,长得粗壮硕大,需五六个人才能抱过来,覆盖上百平方米,十几年前被列为古树名木。军都新城双泉寺,山门前的槐树,高大醒目,枝繁叶茂。年代久远,树根处长出特殊,盘曲得像只蟾蜍。寺内有菩提树,长得粗大,在大多寺庙中少见。大殿前对称两株侧柏,更是罕见,称为龙凤柏。西侧一株干练修长,据说是曾经被火烧过,大部分树皮已无,树冠上也多有枯枝,向天的一杈极像爪子,称为龙爪。东侧一株树冠茂盛,枝杈展开,形状圆满,极像凤尾。树身很粗,要三四个人合围,奇特的是,树身中间长出一物,形状极似如意,这是高龄古树才可能结出。旧县村幼儿园原来是关公庙。现在园中有一楸树,此树种在京城少见,更为难得的是,每年春末,树上开出粉白色的花,十分好看。树身上有古树的标牌。最古老的还是村南的那棵国槐,有着上千年历史,四五个人也抱不过来。年代太久,树身已空,都被堵上,加以保护。历经这么多年变化,此树还能健在,实在不易。这是古城的见证者,弥足珍贵。

七是传说故事。昌平各地有着各种传说:上关城有着乌龟石的传说。明朝末年,李自成率领义军攻打上关城,久攻不下,便对义军放出狠话:“杀进关去,鸡犬不留。”话音未落,猛听得山顶隆隆巨响,有块巨石从山坡上滑滚下来。义军吓得面如土色。李闯王知道惹怒了上天,赶紧改口说:“光杀鸡犬,犒赏三军。”那巨石立刻停下,就成了今日的乌龟石。云台石像的传说,这在志书上记为轶事:明朝正德年间,武宗皇帝朱厚照微服出游,骑马混出居庸关。他的坐骑见到四大天王像,怒目圆睁,金光闪闪,吓得不敢前行。无奈之下,武宗下令用烟火把像熏黑,才得以出关。城区内有着真实故事。松园古时可供赏玩,为燕平八景之一,取名“松盖长青”。战争时还有过神奇故事:嘉靖年间,鞑靼强大,俺答军大举进犯,自古北口进入,一直打到昌平,兵临东城门外。正在攻城紧要之时,几百名官兵匠役突然从背后杀出,前后夹击,令敌兵措手不及,“竟不得逞而去”,取得了保卫城池的胜利。有赖松园树密林深,起到了很好的隐蔽作用,能埋伏下那么多士兵。唐代的狄仁杰深得百姓爱戴,有着祭神捕虎的故事。老媪儿子被虎所食,前来状告。狄仁杰亲笔檄文诉之于神。第二天老虎来到衙门前,阶下伏法。祠前曾有一倒卧古木,状如伏法之虎。元代《析津志辑佚》中有“祭神捕虎”的记载,故事已广为传颂。狄仁杰地方为官,执政为民,竭尽全力,已近神化。

八是杰出人物。狄仁杰曾在这一带为官。宋渤的碑文概括了狄仁杰的一生:宫廷重臣,坚守忠言;各地为官,多有颂德;本地为官,任河北道行军元帅,造福一方,“有大恩德于燕赵,岂直昌平哉!”人们多有怀念,引来众多崇拜者。狄梁公祠“香火特盛”,顾炎武在《昌平山水记》中有描写,每年四月初一,盛况空前,如同庙会,“二三百里内人至者肩摩踵接”。各地多有狄仁杰祠庙。而旧县村这座狄梁公祠始建于唐朝,几部志书这样记载。祠在明朝正统年间重修,清代乾隆三十八年(1773)再次重修,可见历朝都极为重视这样一位人物。刘蕡是昌平人,被“举贤良方正”,在回答执政理念时,指斥宦官而遭嫉恨,终诬以罪,被贬为柳州司户参军,客死柳州。唐昭宗李晔登基后,肯定了当年刘蕡剪除阉党的精辟论述,追认刘蕡为谏议大夫,谥文节,封昌平侯。刘谏议祠建于元代,“在旧县东”,明代弘治年间随城而迁,移建到了永安城儒学内。明崇祯时,董其昌为其撰写了碑文,“以风策士”,教育后人。这些人物影响着后人,成为昌平人的荣誉与自豪。

三,现在大量城堡为防御而建,证明了昌平位置的重要,成为京城区域独立的军事单位——昌镇

镇,明代军队编制单位,建在军事上的重要地方,于是有了“军事重镇”。全国多处设镇,时代不同,数字有别,约有20个。东南海防有,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也有,如四川、云南、贵州、广西、湖广、广东、浙江、福建、山东等地,扼险戍守。北方更是防御重点,以长城为依托,沿线划分出九个防御区,设有蓟州、辽东、保定、宣府、大同、山西、延绥、宁夏、甘肃诸镇,形成防御体系,驻有重兵,称为九镇或九边。

镇的规格很高,如同省级。总镇一方者为镇守,独镇一路者为分守,分守一城一堡者为守备,与主将同守一城者为协守。镇的军事长官为总兵。九边各镇设镇守总兵官、副总兵官、参将、游击将军、守备、千总、把总等军官,无品级、无定员。此外,又有提督、提调、巡视、备御等官。明朝后期还常派驻巡抚作为镇的文官。镇下设有路、卫、所等。明朝军队编制实行卫所制,卫设指挥使,卫下有千户所,千户所下设百户所等。

燕王朱棣长年镇守北方,深知北方骑兵的彪捍,三面近塞,故边防尤重。因此东起鸭绿江,西抵嘉峪关,绵亘万里,分地守御。他对于居庸关的重要性更是了如指掌,“靖难之役”之初,与侄子展开皇位之争,刚一起兵,就说过:“居庸关路狭而险,北平之襟喉也,百人守之,万夫莫窥,必据此乃无北顾忧。”本人又多次亲征漠北,经常出入此地,深知对于京城的意义。

此后的几朝皇帝都记住了朱棣所言,对居庸关屡经缮治,“宣德三年八月,命行在工部侍郎许廓修居庸关城及水门”;“景泰六年六月,修居庸关城毕工,命工部造碑,翰林院撰文,刻置关上”;“成化七年三月,兵科给事中秦崇上言:居庸等关,朝廷之北门,……上敕巡关御史修治”。经历了几代皇帝,完善了城垣的各种设施。城跨水而建,有水门,使居庸关一带的防御如铁桶一般。

朱棣坐了皇帝,迁都北京,突发一事。永乐五年(1407)七月,皇后徐氏去世,选择陵址的问题便摆到面前,不选定陵址,无法下葬,事关重大。经过几年,遍阅诸山,终于选定天寿山,于永乐七年(1409)五月,营造陵墓。《昌平山水记》载:永乐十一年(1413)正月长陵建成,徐氏皇后的梓宫自南京运至,二月下葬。从此,明代帝王便安葬于此,即后来通称的十三陵,成为后来明朝历代派兵守卫的重点。

明朝正统年间,此地已有了长陵、献陵、景陵三个守护山陵的卫所,驻扎在北面东西中三个山口及东西二营,负责保卫山陵。驻地条件艰苦,又是千秋万代之事,于是想起建造城堡。永安城景泰元年(1450)落成,三个护陵卫所率先搬进城内,“徙长、献、景三陵卫于内,以护陵寝”。后来随着护陵卫所的增加,永安城又做了扩建。万历元年(1573)又建起一座新城池,利用旧南城墙为北墙,新建起东、西、南三面城墙。崇祯九年(1636),拆去旧城南面砖石,两城通开,合二为一,成为长方形。

果如朱棣皇帝所言,来自北方的威胁日益严重。至嘉靖年间,鞑靼强大,不断骚扰,多次侵入,至二十七年(1458),俺答军大举入侵,兵临京城,饱掠京畿而去。在此紧急情况下,嘉靖三十年(1551),为加强防御,在鞑靼出入的通道,京城的西北,增设了昌平镇和真保镇。真保镇以紫荆关为重点,保护住西部,“东自紫荆关沿河口,连昌镇镇边城界,西抵故关鹿路口,接山西平定州界,延袤七百八十里。”而昌镇在京城北部,以居庸关为重点,“东接蓟镇……西接保镇沿河口下浑河地方,幅员不窬五百里内”。至此,北京地区出现了一个独立的军事单位,昌镇。

昌镇管辖的区域是从蓟镇中划分出的,主要任务是防守居庸关,保卫天寿山。《长安客话》上说:“蓟昌先本一镇。嘉靖三十年,始分为二,设提督都督一员,护示陵寝,防守边关,遂为昌镇。”而《明史•职官五》作嘉靖三十八年(1559)置昌镇。也有志书上说昌镇“镇守,嘉靖三十九年设”。总之是在那次大难之后,才使皇帝下决心,做了军事部署上的调整,至此形成了长城沿线上九边十一镇的格局。

昌镇管辖范围最小,意义最为重要。这一带的几个关口,“居庸关、黄花镇、镇边城、慕田峪、灰岭口俱系冲地”,是北方游牧民族进攻京城,最为重要通道。而陵寝又是一国之灵魂,尤其明代,重视堪舆,风水一破,王气无存。因此古书上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而“祀莫重于陵寝,戎莫重于畿辅”,护住了京城,保护了陵寝,便是一国之大事。设立了昌镇,作用明确,“近之则陵寝奠安,远之则畿辅控制”。昌镇外围“虽宣蓟为之屏,紫荆藉以身援,然外而扼控要害,内而拥护京陵,干系至重。”

那时北方威胁最大,明人蒋一蔡站在国家的高度,进行了综合宏观比较:“蓟昌建在畿辅,实为腹心。……论国事重轻则蓟昌为最,……论夷情缓急,则蓟辽为甚,昌镇次之……此之大较也。”别的镇是边境安全问题,而昌镇是牵扯到国家存亡问题,况且昌镇位置特殊,“昌平地接神京,天开雄镇,升自县治,甲视诸州”。同时还有一项重任,每年皇帝来此地祭陵,还担负着安全保卫任务,“圣驾所经,百司秉礼;王师所寓,诸镇宣威。不加之意,何以示中外而尊朝廷乎?”

昌镇的总部设在永安城,“昌平设有总兵”。城中还驻有着众多军队高官,光绪《昌平州志》载:昌平城内有:“新标营参将一员,左骑营参将一员,两翼营参将一员,右骑营参将一员,健左营参将一员,中营参将一员,健右营参将一员,左车参将一员,火攻营参将一员,右车参将一员,参将一员。”《昌平山水记》对此也有记述:“州城之内,旧有总督兵部侍郎一人,整饬兵备山西按察司副使若佥事一人,镇守总兵官一人,标下坐营、左骑营、右骑营、左车营、右车营游击各一人,天寿山守备一人,户部郎中若员外若主事一人,各有署。六部、六科、翰林院、光禄寺以陪祀至者,各有馆。”记述之中,不仅有军队高官办公驻地,还有祭陵时,来自各部、各科等高级官员住所。昌镇的设立,永安城的建造,作用不言而喻。

昌镇管辖的范围,《日下旧闻考》记:“东历东山口迄黄花镇,西历南山东口迄镇边城,若左右翼之卫腹心然。”按三个重点关口,分出三路,分别是:黄花镇路、居庸路、镇边城路。每个路要负责这一带的多个隘口要道。《四镇三关志》载:“居庸路,隘口一十八。居庸关,灰岭下,边城二十六里。八达岭下,边城二十四里半。石峡峪下,边城一十六里。黄花路,隘口一十有七。渤海所下,边城八十一里半,黄花镇下,边城五十五里半。横岭路,隘口三十九。白羊口下,边城一十一里,长谷城下,边城一十五里,横岭下,边城三十一里,镇边城下,边城二十一里。”昌镇总共有“边城凡二百八十二里,城堡一十三座,附墙台三十九座,敌台二百三十七座”,这些多是嘉靖、隆庆、万历年间建造。

各路关中还建有城堡:“巩华城一座,内有行宫,景泰元年建。镇边城一座。横岭城一座,弘治十八年建。长峪城一座,正德十五年建。白羊口城一座,景泰元年建。居庸上关城一座,永乐二年建。八达岭城一座,弘治十八年建。黄花镇城一座,景泰四年建。渤海新旧营城二座,嘉靖二十七年建。南口门堡城一座,永乐二年建。岔道堡城一座,八达岭下极冲,为居庸关要害,隆庆五年建。”

各路配备的军官为:“黄花路参将一员,标下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慕田峪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黄花镇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居庸路参将一员,标下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八达岭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石峡峪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龙岭口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镇边路参将一员,标下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横岭城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长峪城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白羊城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巩华城守备一员,标下把总一员。”

昌镇管辖的兵力,《日下旧闻考》上说:“主兵一万七千七百四十四名,客兵一万三千一百七十九名。”时代有别,这与光绪《昌平州志》所记的人马小有不同:“兵额昌平城马步兵共一万七千一百八名。”同时还记下了各路的兵马。“黄花路马步兵共三千四百五十名。居庸路马步兵共四千四百一十五名。镇边路马步兵共三千三百三十名。巩华城马步兵共一千四零七十名。”《四镇三关志》载:“长献景裕茂泰康七陵卫兵八千余名”。后来陵卫不断增加,不算其他几个陵卫,多时能达两万多名。

具体到边关,也有兵力安排。长城不仅是墙,还有很多空心敌台、附墙台等多个设施。长城上险要的地方,创建起了空心敌台,“每台高三丈,纵横称是,骑墙曲突,四面制敌,上建层楼,宿兵储器。”长城上的空心敌台,每个“空心台,主客官兵六十人”。按险要程度,分配兵力不同。《四镇三关志》上说:“极冲者,一垛四五人;次冲者,一垛二三人;稍缓者,一垛一人;缓者,二三垛一人。”每个空心敌台都有指挥官,“每台一百总,五台一把总,十台一千总”。

空心敌台上的武器配备是:“空心台佛朗机八架,每架子铳九门,神枪一十二杆,每杆神箭三十支,火药三百斤,铁顶棍八根。蔺石大小各足,号旗一面,木梆锣鼓一具。”还有必备的物品,“墙垛冲处,每垛干柴一束,重百斤。干草五把。蔺石大小各足,器械各随所执,火器火药于台取用。”这些都有严格规定。同时,还有生活保障措施,每个士兵“柴米人给一月”。

原来城墙上建的都是附墙台,条件稍差,“缓处仍旧附墙台,每台窝铺一间,宿兵储器”。这些附墙台也都同样安排。武器配备,“附墙台佛朗机三架,每架子铳九门,蔺石大小各足,号旗一面,木梆锣鼓一具”。士兵也一样,“柴米亦人给一月”。保卫城墙都一样,“每守夜台垛,各轮一人,敲梆传筹。遇警,以所备柴薪,预积墙外,燃火通明,城上不露虚实。”

《四镇三关志》对作战情况有生动描绘:每个士兵“各居铺舍,有警登台率守”。遇到敌人来犯,“各照原编台垛人数,各司所执。如虏近百步,援兵登城,旗帜器械一齐竖立。约火起力可至处,即放大将军火蹲炮。至五十步内,火箭、火铳、弩矢齐发。聚拥攻城,两台铳炮矢石交击,更番不息。缓处,步贼聚攻台垛不支,则传号以速,援兵各垛,兵恃台为壮,火瓶、火铳、矢石并力攻打。预制石炮墙外,临时发走药线。”所有一切,都听从统一指挥:“凡起止号令,俱听千把总约束。”

空心敌台是个创举,古人列举出十大功能:一,军以台为家,内有薪水刍粮之备,外无风雨霜雪之苦。二,多储火器给用不绝。三,贼弓矢不能及,杆不能施,我之炮铳矢石皆可远击。四,军依于台,身既无恐胆自壮,即若兵可兼而用。五,偏坡壕堑恃台为固。六,因台得势,因事至今,节制可施。七,即有狡贼乘高逾险,出吾不意,而台制高坚,八面如一,彼既不能仰攻,而步贼又不敢深入。八,相持可久,则援兵可待。九,贼谋其入,必谋其出,一来可俱阻,归亦可击。十,即贼攻一台,溃一墙,虏马不能拥入台,兵亦得恃无恐。

然而,这些并没能阻止历史的前进。昌镇只是辉煌一时,至清代,防卫北方的作用失去,兵力配置,出现巨大变化,军力大幅减少。清代编成的《畿辅通志》上说:昌平营,顺治八年裁,副将改设参将,止留守备一员,辖汤泉营、黄花路、居庸路、镇边路、怀柔城、巩华城六营。黄花路,顺治六年裁,设都司、千总、把总各一员。居庸路,顺治八年裁,改设都司,都司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镇边路,顺治六年裁,改设都司,都司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一员。横岭城把总一员。长峪城把总一员。巩华城,都司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至此,边关作用减弱,陵寝防卫意义消失,昌镇宣告结束。

昌平域内建有诸多城堡,形成关城文化,内容丰厚,厘清变化的脉络,也就了解了昌平发展的历史。纵观历史,昌平有过古县,还有过州城的辉煌,更有过高级的军事机构——昌镇。这在当下有着现实意义,竞争的背后是文化的比拼,掌握了历史,也就对未来充满自信。

Copyright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地址: